{page.title}

绿皮书 看到这四点才算看懂了这部电影

发表时间:2019-03-08

当美国总统的友人、著名黑人钢琴演奏家唐·雪利前往南部路易斯安纳州进行表演时,他已经猜想到本人可能会有的待遇:休息缝隙他想去小便,不得不开车一个小时回到酒店去;当他准备吃饭时,却只能挤在厨房的储物间里;他晚上不能轻易出去,稍有不慎就会遭遇别人的驱逐甚至殴打。

更奇怪的是,连反对鄙弃的白人司机也不反对,甚至连黑人钢琴家自己都觉得可能忍受,但他没法买到自己的西服时,只能火冒三丈的离开。

大部分时候,那些白人不说我瞧不起你,你不够资格,你给我滚,而是非常彬彬有礼地拒绝说“这是咱们的传统”,“黑人素来不在我们的俱乐部里吃过饭”,“请你尊敬一下咱们的传统”。脸上始终带着微笑。

然而,接下来他们就要把他当做艺术家,洗耳恭听他的钢琴表演,把他当做国家的骄傲供奉着。黑人诚然可能把持精深的白人艺术,但是在生活上,他们还是不能跟白人在一起。美国人否认他的成就,然而不否定他的身份。仅仅因为肤色,就必须尊重种族隔离法。黑人的归黑人,白人的归白人。

黑人电影里有过很多展现苦难的片子,比喻《一个国度的诞生》《为奴十二年》《紫色》,但在多少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《绿皮书》里,苦难来自于日常生涯,来自于彬彬有礼的待遇。